粵西建筑峰會是現代粵西人文的積極呈現

2019.01.04

訪粵西建筑峰會藝術總監葉彬郎之粵西人文解讀

1)粵西建筑峰會盛況

20181229日,第四屆中國粵西(國際)建設發展合作峰會在廣州西塔四季酒店召開,我在現場享受了一場粵西人與粵西建筑的峰會盛宴,由此拉開我對粵西文化解讀的深刻之旅。

作為專注于粵西建筑行業整合發展的平臺,峰會在廣東省工商業聯合會和廣東國際商會指導下,由粵西地區13個商會共同發起。旨在促進粵西建設行業全產業鏈整合發展,推動中國乃至世界建筑業改革創新的一個開放性平臺。粵西峰會是粵西國際建設聯盟一年一度的發展盛會,已連續舉辦四屆,現已成為粵西建筑業的重要宣傳品牌。

第四屆峰會以“粵西匠心, 筑夢新時代”為主題,借勢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和“一帶一路”建設等發展機遇,整體加快推進粵西建筑行業向國際化、智能化轉型升級。原廣東省人大副主任陳堅、鄧維龍,原廣東省政協副主席王兆林,原廣州市政協主席陳開枝,國家高端智庫中山大學粵港澳研究院首席專家陳廣漢等出席了本次峰會。在本屆粵西建筑峰會上,原省人大陳堅主任,原省政協王兆林主席,原廣州市副市長&鄧小平南方之行的“首席接待官”&中國扶貧狀元陳開枝主席,廣州市化州商會陳觀來首席會長等做了精彩演講。本屆峰會活動得到各級領導的關心和鼎力支持!

過去四年來,粵西峰會內部共通共享,對外溝通合作,與國內外經貿團體、相關產業協會簽訂合作協議,成果豐碩。目前,峰會發起的項目資訊共享合作平臺、材設集采平臺建設都已取得一定程度的推進成果。第四屆粵西峰會秉承“交流、整合、創新、發展、共贏”的宗旨,倡議加快推進粵西建筑行業向國際化、智能化轉型升級;也提出了“建筑人現代思想”的人文理念,同時在峰會現場發布了粵西“揚帆”教育公益平臺的精準公益活動。

擔任第四屆粵西建筑峰會藝術總監是廣州威盟供應鏈董事長、全球進口食材專家葉彬郎。葉彬郎也是多年來研究粵西文化的民間學者,在他的理解,粵西建筑峰會也是現代粵西人文的積極呈現。


2)粵西建筑峰會藝術品味與粵西人文歷史

第四屆粵西建筑峰會的晚宴,準備得相當豐富。純藍色16米超長布幕舞臺,開場用新世紀音樂演奏家雅尼的曲子《rainmaker》,現場有法國波爾多美酒,有西班牙火腿,有烏克蘭模特禮儀,有意大利的爵士樂隊,有埃及藝術風的肚皮舞,有中國最精致細膩的傳統民樂。可見粵西建筑企業家尤其是第二代30~40歲的商業領袖,其信息視野、品味意識與商業管理能力,無不涌動出全球級別的領跑氣浪。

而通過第四屆粵西建筑峰會藝術總監、粵西文化學者葉彬郎監制的宣傳視頻,可回望粵西大地理歷史人文:約1300年前,有天才王勃“秋水共長天一色”歸路北部灣;1200年前,大詩人李白與高州人高力士宮廷共事對酒;900年前蘇東坡貶謫到惠州再遷海南經轉廉江、遂溪、雷州、徐聞;400年前,湯顯祖被貶徐聞協助地方教育,還有憨山大師也流放雷州。粵西文化學者葉彬郎的發現值得重視與欣賞,這么說來,粵西過去跟中國史上最天才的王勃、李白、蘇東坡三大文豪都產生過情緣。若然配以粵西大濱海大霧嶺的地脈,那么粵西人的氣質,理應增添大文豪、大海派、大詩意的歷史文化信心。

本屆粵西建筑峰會宣傳視頻,深度挖掘了粵西歷史文化淵源,峰會屏幕凸顯了大粵西(湛江、茂名、陽江、北部灣)地區三百年來的歷史名人,如陳上川(1626-1715),烏石二(1765-1810), 竇振彪(1785-1850),林召棠(1785-1872), 陳蘭彬(1816-1895), 凌十八(18191852),楊文泰(1880-1936), 陳濟棠(1890-1954), 李漢魂(1894--1987)等等。粵西建筑峰會經過幾年的發展,可謂人才濟濟,立志高遠。通過這次峰會晚宴展示,粵西地區的歷史文化意識得到良好的聚焦。

 

3)粵西建筑行業與粵西建筑峰會

今天,整個湛江茂名陽江大粵西地區,近千萬人口在粵港澳大灣區務工,其中從事建筑行業超過300萬數之多。若說建筑是粵西第一生產力,這是恰當的。在這個基礎上,粵西建筑峰會,能夠橫跨粵西13個商會,聚合粵西13個商會志同道合者的眾人能量,本身正是最積極的粵西人文化大舉措。

廣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是中國現代建筑的搖籃。粵西百萬建筑大軍,撐起廣東建筑業半邊天,珠三角有一半的重要建筑是由粵西人承建,創造了廣東乃至中國建筑業的一個又一個奇跡。廣州白云機場、深圳京基100、北京鳥巢、迪拜棕櫚島七星級帆船酒店、天津第一高樓、上海國金中心、廣東科學中心、廣州塔、廣州西塔、地王廣場、廣州南站、東莞龍泉國際大酒店、香格里拉大酒店等國內外首屈一指的建筑及上海世博、米蘭世博等近10個場館均出自粵西人之手。

據統計,廣東省內的建筑項目約有60%為粵西人所承建,就廣州市項目而言大概有40%為粵西人所建造。包括鳥巢、廣州塔、廣州金融中心、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央視媒體大樓等地標性建筑,均為粵西人建設。粵西建筑業的積淀發展,已在建筑界形成了強大的粵西地區整體品牌,建筑相關企業規模達7000多家,產值超過2萬億元,在中國建筑業發展過程中占據舉足輕重的地位。粵西建筑企業亟待整合與發展。

粵西建筑峰會從2015年開始,利用粵西建筑強大的基礎和龐大體量,一直促成構想粵西建筑業全產業鏈模式:從項目調研、策劃、融資、設計、施工、運營、釆購與供應等全產業鏈各環節建立標準化體系,包括設計體系、生產體系、建設體系和管理體系等。對接政府部門、投資方和金融機構,承包建設和運營大型項目,實現粵西建筑的整體品牌的輸出。其中的四大核心平臺構想:建筑全供應鏈采購平臺、投融資平臺、項目合作平臺、成長發展平臺等,旨在推動粵西建筑業規范化、規模化、現代化、國際化。

回溯2017年第三屆粵西建筑峰會,由華南理工大學特聘教授、廣東宏達建投集團董事長黃沃倡導的峰會主題“綠色發展,回哺粵西”,也是力證粵西建筑峰會,敢于發心擔當粵西區域經濟文化的生力軍重任與使命。

持續深化建筑商業學術討論的粵西建筑峰會,也是粵西商圈企業家文化思想的峰會。正如第四屆粵西建筑峰會藝術總監、粵西文化學者葉彬郎的觀點,粵西建筑峰會是現代粵西人文的積極呈現。粵西建筑峰會在不久的將來,必成粵西文化能量延伸的大脈。

 

4)粵西建筑行業的走向探討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是“十三五”邁向“十四五”的關鍵一年,也是我國建筑業經過40年持續發展、在超20萬億元總產值基礎上,從建筑大國向建筑強國邁出堅實步伐的重要一年。“向改革開放40周年致敬,向所有粵西建筑行業奮斗者致敬”。在峰會上,粵西建筑峰會輪值主席謝志強表示,粵西建筑行業是改革開放40周年的見證者、參與者、建設者。

以人工智能重新定義建筑業新未來“從早期的粵西建筑領頭羊,到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接棒者,再到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新時代,現代粵西建筑人必須具備現代化的視野,讓建筑行業搭上數字化、智能化紅利的便車。”在峰會上,粵西建筑峰會秘書長陳善之表示,作為中國建筑行業轉型升級的探路者,粵西建筑整體應當借勢不斷創新的人工智能等技術與傳統建筑產業相融合,為建筑行業化學式的質變和建筑市場幾何式增長創造自身“硬核”。

大灣區、國際化,新時代粵西建筑騰飛的兩大機遇。在峰會上,多位建筑企業負責人表示,粵港澳大灣區和國際化,有助于粵西建筑產能做大做強,是新時代粵西建筑騰飛的兩大歷史性機遇。隨著去年國家《關于促進建筑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和《廣東省推進全過程咨詢試點工作實施方案》的頒布,為粵西建筑在項目管理體制的改革和創新,以及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項目建設創造了有利條件。“粵港澳大灣區帶來了巨大的政策紅利,有助于粵西建筑整體質量提升和產能優化升級。”中山大學粵港澳研究院首席專家陳廣漢教授認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將迎來新一輪的體制機制改革、市場化改革,粵西建筑必須主動對標國際先進建筑產能,增強粵港澳大灣區在全球灣區發展中的競爭力。

以柬埔寨為代表的東南亞區域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節點,粵西建筑在柬埔寨目前已經開始布局。“伴隨著‘一帶一路’建設速度的加快,柬埔寨地產領域具備大量的發展機遇,中國建筑企業的相關產能在柬埔寨具有比較優勢,東南亞市場廣闊,人文相親,時不我待。”柬埔寨太子地產集團董事長李敏對此深有體會。

 

5)粵西建筑峰會的深度人文禮儀傳承

粵西建筑峰會,作為現代性的文化組織,具備歷史傳承、高度、開放性、組織的自我批判性。每年一屆的粵西建筑峰會,當然是儀式莊嚴、禮節隆重。葉彬郎說,這只是粵西建筑峰會的“動”文化展示的一面。

建筑行業從業者最懂傳統禮節文化,畢竟中國傳統節典禮俗,多在禮制建筑如祠堂、壇廟等紀念性建筑物來具像體現。粵西文化學者葉彬郎很自然的提到“祠堂”,他說宋代時期士大夫階層程頤、范仲淹、司馬光、朱熹都指向“祠堂,深度挖掘宗族祖先文化,希望通過祠堂祭祀禮儀的效能,凝聚集體,團結集體,達到社區相互關懷助的效果,這是符合歷史潮流的。而粵西建筑峰會的功能之一是組織挖掘粵西建筑歷史文化與現代建筑作品成績,典贊粵西建筑行業的杰出人材。通過對真實的正能量的粵西建筑精華作品的挖掘累積與傳播,集中粵西建筑行業成員之間的凝聚力和親和力。通過粵西建筑峰會的集中釋放,保持和促進粵西建筑行業各成員之間的和睦友愛。葉彬郎說,這是粵西建筑峰會基本的傳播呈現,屬于建筑峰會的“靜”文化呈現的另一面。

又基于建筑行業是資本密集、技術密集、勞動力密集、創意理念密集、政策密集的綜合生產力狀態,葉彬郎說,現代性的粵西建筑峰會,具備全方位的動與靜的大文化舉措與展示,當然要遠遠超越傳統歷史的“祠堂文化”和歷史恒常存在的商幫商會文化。

粵西建筑峰會期許未來的努力與成長,既加強粵西地緣建筑行業的信息關系,又強化峰會內部成員的團結向心力。在粵港澳大灣區的良好氣氛下,粵西建筑峰會各成員對粵西地區建筑生產力必然加強認同和體悟。粵西建筑峰會的堅持耕耘與潛移默化,必成為粵西建筑行業精神聯系的紐帶。


6)粵西建筑行業與粵西商人海派格局

粵西建筑峰會藝術總監、粵西文化學者葉彬郎在峰會開場視頻,特別描述了“200年多年來,北徐聞港,海康港,赤坎港,芷寮港,化州河港,電白港,陽江港,北部灣港”,意圖提示來賓對大粵西港口貿易繁榮歷史的認識。

按葉彬郎分析,宋朝航海業開始蓬勃發展。南宋到明朝約400年的時間里,徐聞作為大陸的最南端、粵西的海洋咽喉要沖,曾經承載粵西的文化商業政治中心。就當時的情況,越南,柬埔寨,北部灣,臺灣島,菲律賓,福建,汕頭,珠江口、鑒江內河等水域來往貨源,多中轉徐聞港,徐聞代表宋明時期粵西海派文化交流中心。到了明中后期,海南島海口港成長,徐聞港業務被分流。清初航海業繼續蓬勃發展,約摸公元1700年前后,全球海洋貿易發展迅猛。到了公元1757年開始,乾隆政策全國僅保留一個廣州口岸對外貿易。而隨著廣州十三行的對外貿易近百年的爆放,粵西的海康港、赤坎港、吳川港、化州內河港、電白港、陽江港和北部灣港口,都開始跟隨繁榮起來。葉彬郎很堅定的強調,從宋明的徐聞港,到清朝粵西多數港口的發展壯大,注定粵西商人的主體命格,屬于海派;粵西商人可勝任大規模的長途的對外貿易交流,粵西商人有做大生意的基因!

葉彬郎還專門比較了粵東潮汕地區的歷史人文發展。粵東自唐朝韓愈到來,開辦學院啟迪民智之先風;后期宋末明初福建大規模移民入粵東,潮汕人口文化得到迅猛發展。從廣東大歷史的層面客觀討論,廣州行政中心在宋朝之前是一枝獨秀,整個廣東其它區域都尚在星火開荒時期。葉彬郎推理,從宋末到民國時期到解放戰爭時期,粵西與粵東的發展,幾乎是同步。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期到清朝解體1911年,粵東因為人口多,耕種土地不足,很多人遠走南洋。這樣對比,粵西人偏安一隅,當時的耕種土地有余,海盜民團氣質強悍,有區域自我保護功能,粵西人還不至于坐火船跑南洋去打工。恰是因為清朝中期粵西港口經濟得到發展,粵西文化教育得到提升,所以選擇參加反抗滿清參加辛亥革命的粵西人很多。葉彬郎很大膽的斷言,1937年之前粵西與粵東的發展,沒有太大的差別。

1937年到1941年,因為粵西湛江(廣州灣)處于法國殖民地保護的緣故,上海香港廣州的富紳權貴們,多數抵達湛江謀求過渡與保護。在這個非常時期,粵西經濟異常繁榮,短時間成為全國之最。直到1941年抗日戰爭打通緬甸內陸支援通路,粵西湛江“全國臨時的大中心“過渡期結束,粵西短暫的繁榮局面終結,全國各地都進入抗日救亡的洪流。葉彬郎認為,這段出奇卻真實的近代歷史,很需要粵西商人來閱讀。最近的新聞,香港華人超級富豪“亞洲船王”許愛周家族后人、中建企業主席許世勛97歲離世,留下了高達420億元的遺產。超級富豪許氏家族正是粵西湛江人,更精準來說,湛江許式家族的超級財富,恰是上世紀二十到三十年代在湛江(廣州灣)搞貿易、搞地產、搞航運起家,而后才到香港發展。

談到粵西商人海派格局,葉彬郎超越了粵西文化學者的層面。葉彬郎帶隊廣州威盟進口供應鏈在全國港口做拓展,多年來一直從事進口清關物流與進口采購的業務,對商業探索有其獨到的理解。粵西建筑行業的海派商業靈魂,其一是大身體,大膽識,大氣魄;其二是穿山過海的落地做事能力;其三是粵港澳大灣區橋頭堡的組織力;其四是借助政策勢能、金融杠杠的智慧與胸懷。葉彬郎補充,這就是粵西商人海派格局的四部曲!

 

7)粵西建筑峰會,發布“揚帆”教育公益

本次峰會邀約了粵西籍知名企業家達500余人,除了共同探討粵西建筑行業整體的轉型升級外,峰會還特別發布了“揚帆”教育公益活動。

據主辦方代表、華南創圖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莫丕天介紹,“揚帆”教育公益,由粵西國際建筑峰會發起,屬于大型的精準教育公益活動,旨在幫助更多的粵西貧困學子拓寬向上流動的人生機遇,培養更多更好的綜合性優秀人才,推動粵西良好的社會教育氛圍。本屆峰會上,粵西“揚帆”公益平臺號召粵西建筑企業家和社會各界人士熱誠解囊,希望未來十年的時間,集體見證“揚帆”教育公益平臺達成募集5000萬人民幣公益基金的目標。


據悉,“揚帆”公益平臺將組織粵西地區的部分優秀學生代表,通過假期團隊游學采風的方式,讓學生代表們近距離感受現代社會的發展、國家的成就以及嶺南文化底蘊,接觸更多校園與書籍以外的社會知識,引領學生代表們開闊視野、抒懷立志、交流砥礪。2019年將發起第一屆“粵西地區優秀學子珠三角游學之旅”活動。


第四屆中國粵西(國際)建設發展合作峰會,弘揚峰會組織的人文關懷精神,關心粵西教育,直接回哺粵西大地。

粵西建筑峰會的積極擔當情懷,必然得到1800萬粵西人的最大支持。

122期二肖中特